歡迎進入深圳市新宇機械有限公司官網!

深圳市新宇機械有限公司 深圳市新宇機械有限公司 聯系新宇網站地圖

中國隱形智能防盜鎖第一品牌 | 國家安全部認證鎖具

400-0881-282

400-0881-282

聯系我們

【轉】中國經濟的風險及未來增長點

文章來源:本站人氣:929發表時間:2018-05-07

作 者:魏杰


當前決策層關心的兩個問題是:中國經濟的風險主要來自于哪里?未來的經濟增長點又在什么地方?

5月18日,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創新創業與戰略系教授、博導,魏杰教授圍繞決策層最關心的兩大問題,為企業家講授《當前的經濟形勢和對策研究》。

今天希望和大家一起討論中國的宏觀經濟問題,因為目前情況十分復雜,所以要關注未來走向。

討論宏觀經濟好像很復雜,其實很簡單,討論宏觀經濟最主要關注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就是風險在哪里?搞不清楚風險就不可能防風險,尤其現在中國經濟體量非常大,一旦爆發一種風險,經濟就會倒退五年甚至十年。中國經濟還要增長、還要發展,另外一個關注的問題就是,增長點在哪里?宏觀來看,決策層最關注的就是這兩個問題。

風險在哪里?

第一個問題,風險在哪里?

過去較長時期內,我們都認為我們的風險主要在增長方面,所以長期把穩增長、保增長作為主要目標。但是2016年后半年開始,越來越多感悟到風險存在于金融方面。

十九大的時候,基本形成共識,未來一段時間我們的風險主要來自于金融,所以十九大報告提出,絕不能爆發系統性金融風險,提出防范金融風險的重大決策。

怎樣防范風險?有三大對策要持續堅持。

第一個對策,控制好兩個政策,一個是貨幣政策,一個是宏觀審慎政策。

首先是貨幣政策,貨幣政策的提法就是要從寬松的貨幣政策轉向中性、穩健的貨幣政策,中性、穩健的貨幣政策是目前的基本目標。過去十幾年來我們基本是寬松的貨幣政策,貨幣供應量已增長到了167萬億,2002年貨幣供應量只有11萬億。

如果繼續實行寬松的貨幣政策,我們自己會引爆自己的風險,所以一定要把寬松的貨幣政策轉向穩健的貨幣政策。從去年開始就調整,現在貨幣政策在逐漸轉向穩健、中性。

貨幣供應量4月底只有8.2%,過去一直在兩位數,現在降到一位數,貨幣政策趨勢在轉型。但是由于過去長期寬松,一轉向穩健就等于收緊,所以會出現資金荒。

4月份召開了政治局會議,有個公告,有人在理解公告的時候認為又要轉向寬松。其實是誤讀。如果這次中國再松動,等于繼續把原來的泡沫吹大,貨幣政策仍然堅持中性、穩健。

我看有的企業還是比較聰明,知道這種寬松的貨幣政策不可能再恢復,所以進行自我調整,開始大量變現自己的資產。真正防風險就必須堅持中性、穩健的貨幣政策。建議大家要從中性、穩健的貨幣政策出發思考問題,過去那種高負債、高增長的模式已經不可能維系了。

最近報道劉鶴先生在全國政協關于防范金融風險的講話很對,做生意是有本錢的,借錢是要還的,投資是有風險的,干壞事要付成本。意思是貨幣政策不可能松動。

另外一個政策,就是宏觀審慎政策。這個政策和西方一個學者有關,西方經濟學界有一個非常知名但是非主流的經濟學家,叫明斯基,這個人在西方很知名,但是非主流,為什么呢?因為他不贊同西方最基本的分析方法——均衡分析。

他受馬克思影響很大。他在1985年曾經寫過一本書《穩住不穩定的經濟》,這本書是后來人們講的宏觀審慎政策的理論基礎,但這本書當時出版以后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但是他在2008年準確的預計到了美國的金融危機,他是一個非常準確預知到美國金融危機的人,他講美國金融危機的最基本方法來自于這本書,所以這本書一下子就炒熱了。

宏觀審慎政策強調兩個要點,第一個要點叫順周期理論,什么叫順周期理論?就是當經濟發展順周期的時候,非常順利的時候,人們經常會忽視風險,盲目擴張,最后導致杠桿率非常高,到了一定時候就會引爆金融風險,所以他強調順周期必須去杠桿,逆周期才加杠桿。

中國人對這個很關注,因為我們順周期40年了,改革開放40年,經濟高速發展,人們沒有風險意識,經常盲從擴張,盲目加杠桿,結果導致杠桿率太高了,我們的杠桿率是GDP總量的250%,現在整個社會負債。

去年我們的GDP總量82萬億,杠桿率遠遠超過紅色警戒線,如果中國的杠桿率不加以收縮的話,杠桿率到了280%的時候就必然會爆發一場嚴重的金融危機,所以中國現在必須堅持去杠桿,去杠桿這個抉擇絕不會動搖。

宏觀審慎的第二個要點,防止市場得傳染病,因為市場一旦得傳染病就會引爆金融風險,一個市場出了問題不傳染給別人不會引爆金融風險,一旦傳染給別人就會引爆金融風險,所以宏觀審慎政策的要點就是防止市場得傳染病,要在市場之間打隔斷,這個市場生病了不能傳染給另外一個市場。

舉個例子,如果突然房價暴跌,沒有隔斷的話,就會傳染給銀行、實體經濟,傳染給所有人,金融風險就會爆發,如果有隔斷的話,不能傳染就不會演變成金融風險,所以我們現在要打隔斷。

打隔斷的有效辦法就是調整房產抵押和土地抵押政策,住房抵押今年原則上銀行不接受住房抵押,你想靠房子抵押貸款幾乎難上加難。

現在原則上土地抵押也很難,因為凡是用債權方式買的地都沒有抵押資格,土地抵押只能使用資本金買的土地才能抵押,所以土地抵押今年有許多新規定。

所以宏觀審慎政策不是口號,是制定一系列法律和規定,貫徹這個政策,這就是宏觀審慎政策的兩個主要要點,一個是順周期時候必須去杠桿,第二個是防止市場傳染病。

防范風險的第二個政策,就是控制債務,因為許多金融風險的爆發都是債務引起的,08年美國的金融危機就是次貸危機引起的。

債務分三種,一是個人債務。去年十九大期間,當時央行行長周小川有一個報告,提出防止個人負債率過速上漲問題。

2015年年底個人負債率是GDP的30%,2016年年底個人負債率占GDP45%,一年上漲了15個百分點,估計現在個人負債率差不多接近GDD總量的60%,而且許多城市的房貸數量早已超過這個地方的儲蓄數量。

所以今年中央提出,要約束個人負債率快速上漲問題,控制個人負債率,個人負債率不能過速上漲。個人負債率上漲首先是房貸過高,所以要控制房貸,今年最主要的對策是控制房貸,尤其是城市房貸的數量超過當地儲蓄數量總值的,要更加收縮。

第二種債務,企業債務。現在我們企業負債是GDP總量的160%,遠遠超超過紅色警戒線,我們發現,主要是國有企業負債率太高,控制債務的主要方向是國有企業。最近三件事反映出決策層降低國有企業負債率的決心。

第一件事,聯通混改。聯通混改首要的成績是把聯通負債率降下來,國家用喪失控股權的辦法降低負債率,可見決心之大。

第二件事情就是東北特鋼。東北特鋼破產重組完成,中國第一次打破了國有企業負債率剛性兌付的原則,就是告訴社會,國有企業借錢也有可能還不回來,國家已經放棄國有企業剛性對付。

第三件事是國家最近決定高鐵拿出來搞債轉股。京滬高鐵已經開始賺錢,準備拿出來搞債轉股,用優質資產把負債率降下來。這三件事充分反應了決策層的決心。

第三種債務,政府債務。現在看來中央政府負債率不高,因為中國政府一直堅持一個原則,每年赤字的數量都沒有超過當年GDP總量的3%,只要堅持這個原則一般負債率不會高。主要是地方政府負債率太高。

而地方政府從賬面看好像不高,但實際很高,主要因為潛在債務太高。過去地方政府搞潛在債務的時候,就是搞個融資平臺,國有企業融資平臺,把土地放在里面,把高收入也放在里面,然后融資,實際上這個融資被政府使用了。

2015年改革了,這個事做不成了,所以從2016年開始,地方政府又開辟了兩個增加潛在債務的路徑,一個就是PPP項目,PPP項目是政府擔保、企業借貸,表現為企業負債,實際是政府債務。最近我查了一下資料,3P項目做到了4.7萬億,2008年才是4萬億。

另外,就是搞產業引導基金,地方搞產業基金希望扶持一些產業發展,但是必須拿政府的錢搞,結果政府沒有錢就用銀行的錢搞,他來擔保企業減債,如果那個產業出問題,最后就會轉變為政府債務,也是地方政府的潛在債務。我查了一下,這項潛在債務達到了1.4萬億。

這兩項財政債務加起來突破6萬億,太大了,如果繼續放大將會出大問題,所以中央提出嚴格控制地方財政債務上漲。

第三條政策,治理金融亂象。如果不治理金融亂象,一定會引爆金融風險,所以治理金融亂象,是今年的重點。

金融亂象分為兩類,一類是新技術引起的,一些新技術進入金融領域產生一些現象,這些現象到底是方向還是亂象,一下子搞不清楚,得看一看?,F在來看有兩種新技術進入金融產生亂象,一類是互聯網技術,互聯網技術進入后產生了所謂互聯網金融。

互聯網金融有兩大功能,一個是發揮信息對稱,一個是撮合功能,但后來很多互聯網公司自己干金融的事,自己搞融資、投資,干的是金融的事,但是沒有牌照,而且不受監管,出來大量的亂象。所以今年要解決這個問題,要全面清理互聯網公司,6月底事前,凡是搞金融的必須持牌經營,而且必須監管。

第二種新技術,區塊鏈技術。區塊鏈技術進入金融后產生了數字貨幣,產生了比特幣,產生了幾個ICO公司,IPO講的是股票,ICO是數字貨幣,所以中國大量出現了所謂的數字貨幣和所謂的ICO公司,這種狀況到底是方向還是亂象?得先看一下。

區塊鏈進入金融之后改變的到底是不是金融本質,我們沒搞清楚,如果區塊鏈技術改變了金融本質另當別論,如果這個區塊鏈沒有改變金融本質,金融的本質是風險收益分析,這個本質如果沒有改變的話,就產生一個原則,用別人錢都得被監管,你沒有被監管說明你有問題。

最近又有人開始忽悠,中國央行成立貨幣研究所,中國提出來要搞國家法定貨幣,國家法定貨幣是國家發的貨幣,和比特幣不是一回事,千萬不要搞混了。

區塊鏈技術和比特幣不是一回事,區塊鏈技術是一種計算機技術概念,這個技術的特點是去中心化,在沒有中心條件下怎么達到一種執行?現在炒的很厲害,但其實很多人并不懂這個技術。

所以這一次治理金融亂象,首要就是新技術亂象,主要涉及兩個技術,一個是互聯網技術,一個是區塊鏈技術,這兩種技術經營之后產生的許多現象,究竟是亂象還是方向,一下子搞不清楚,得看一看,現在看來有幾個是亂象,所以今年要對這些問題從法律上做一個清晰說明,不然的話,就會引爆非常大的混亂,引爆金融風險。

金融亂象的第二部分是改革引起的亂象,改革方向是對的,但是配套措施沒跟上,準入條件沒有搞好,所以出現了亂象。比如前幾年搞的改革,應該是非常正確的,但是配套措施沒跟上,出現了亂象。

前些年改革中有一個重要推動的辦法,放開非銀行金融機構,放開基金、保險公司,改革方向是對的,但是配套措施沒跟上來,因為各類融資公司連準入條件都沒有,誰都能辦投資公司。

政府是2013年放開各類投資公司,2015年后半年我做了一件事,調研放開投資公司對我們整個經濟的影響,跑了70多家投資公司,跑完第一個感覺,害怕,要出大事。

因為他們的商業模式基本上都不能維系,為什么?因為他們對投資的承諾都是20%、30%的回報,這就要要搞到40%、50%才行,現在干什么事情這么大的回報率?

總體來講,目前我們防范金融風險最主要的對策是這三條,一是控制好兩個政策,二是控制債務,三是治理金融亂象。

如果真這樣干的話,估計金融風險在中國可能不會爆發,有人估計中國在2018、2019、2020三年可能會爆發金融風險,我估計這個預判可能落空了,因為中國一旦問題清楚之后,全面啟動的話還是有很強的資源配置能力,恰恰說明金融風險在中國可能不會爆發。

未來經濟增長點在哪里?

關于宏觀的第二個問題,增長點在哪里?現在看來,增長點有這樣幾個值得大家關注。

第一,全球化和全方位開放,這是中國下一步的重要增長點。

談這個問題不得不從中美貿易戰談起,中美貿易戰最近有所緩和,中國不想打,美國要打,美國打的原因就是美國貿易逆差太大,中國順差太大,我們給美國出口產量總量5000多億美金,美國逆差4000億美金左右,他認為這樣一個狀態損害了美國利益,所以要跟我們打貿易戰。

中國一再跟他解釋,你們出口太少不是我們的原因,我們要多了你不賣給我們,只賣農產品或汽車、飛機,高新產品都不賣給我,一旦好東西給我們的話,很快就貿易順差了,所以一再講要雙方調整,而不是打貿易戰。但是美國非打不可,所以中國只好應戰,奉陪到底。

貿易戰是雙輸,不會有贏家,既然是雙輸為什么還要打?因為中國打貿易戰的最終目的不簡單是因為貿易出口的順差、逆差問題,是要維持一個重要方向,全球化。中國下一步只有在全球化中才能獲得發展,中國必須堅持全球化的方向。

當然,美國已經體會到雙輸的壓力了,特朗普突然接見劉鶴同志,釋放了信號,一定要處理好中美貿易問題。而中國一再強調,我們打貿易戰不簡單是因為中國的利益,是要堅持全球化方向。

學術界現在把全球化分為三次,第一次全球化是1750—1950年,這次全球化的主導方是歐洲列強,英法德意,西班牙、葡萄牙。全球化的主要方式就是殖民,以殖民方式推動產業發展,亞洲國家基本都是歐洲列強的殖民地。

殖民背后就是暴力和戰爭,結果引發了兩次世界大戰,一戰和二戰。二戰的結束,標志第一次全球化結束。

因為二戰的主要戰勝國是美國,所以美國啟動了人類第二次全球化,從1950年到現在。這次全球化的主要特征是國際貿易,以國際貿易方式推動全球化。

中國是這次全球化的后半場進來,我們享受到這次全球化非常好的紅利,搭了全球化的便車,因為我們是后半場進來的,就像籃球比賽一樣,人家各個隊打的筋疲力盡我們上場,有后發優勢。

中國成了主要利益受益方,但是作為主導方的美國卻逐漸成為利益受損方,雖然是他們的戰略失誤引起的,但客觀上給美國的感覺是他們成了受損方,所以美國開始反全球化了。

2010年,我曾經去美國拜訪一位美國經濟學家,他親自告訴我說,這次全球化就是你們中國進來以后把事搞砸了,為什么?這次全球化的特征是國際貿易,國際貿易基本原則叫比較優勢,每個國家的生產自己搞的最好的拿出來交易,大家獲得共同利益。

他說你們中國進來以后,你們什么都要搞,你們搞全產業鏈,一開始搞服裝鞋帽襪子,搞完之后又搞家電,家電搞完了又搞汽車,汽車搞完了又搞高鐵,高鐵搞完了又搞IT,IT搞完了又要搞飛機,我們搞啥?所以你們中國破壞了國際貿易的基本原則。

結果他旁邊還坐了一位教授把話講的更不好聽了,現在全球化大工廠美國是莊家,發的籌碼就是美元,你中國就是賭場打工的,搞各種餐飲服務,是賭場里的服務者,結果賺了不少錢,但是中國人一賺錢就裝到口袋死活不拿出來,而且從來不賭,為什么?

你知道賭不過莊家,所以中國人聰明,只賺錢不賭,賺了40年,錢賺夠了要走了,自己要開賭場了。意見非常大。我就知道這次全球化很麻煩了,因為全球化的主導方都開始要反全球化。

后來我們發現這次以貿易為特征的全球化確實有其不足的地方,所有國家都獲得盈利的話就必須保持貿易平衡,但這很難,可能有的國家對別的國家是順差對別的國家是赤字,所以我們鼓勵人類社會將進入第三次全球化。

第三次全球化的特征,就是全球配置資源,不再是國際貿易問題,是全球配置資源的問題。技術、資本在全球的配置。

而在全球配置資源的條件下,中國必須全方位開放,什么叫全方位開放?我們過去開放的時候經常講兩句話,一個叫擴大出口,一個叫吸引外資,這種開放實際是搭別人便車的,我們搭便車搭了近40年,再搭下去實在不好辦。全方位開放,就是既搭別人便車,也讓別人搭我們便車。

我們有兩個便車別人可以搭,第一是巨大的國內市場,我們現在人口接近14億,而且是富起來的14億人,市場極大,開放市場,讓別人搭我們便車。

準備開放兩個市場,一個物質產品市場,物質產品市場講全方位開放,大家看總書記在博鰲會議、海南建設30周年大會上講了,一個是建立市場準入,一個是降低關稅。關稅一旦大幅度降低,大量好產品進入中國,價格就會降低。

建議大家最近別買奢侈品,因為未來很便宜,現在貴的原因是關稅很高沒有開放,一旦將來關稅開放那將很便宜,路虎汽車千萬別買,汽車關稅一旦從25%降到2.5%,未來就幾十萬塊錢。估計10月份之后,大量奢侈品將極其便宜進入中國,從消費上會帶動中國增長。

而一旦這些奢侈品進入中國,中國人的學習能力很強,在保護知識產權的條件下,也會生產出比他們更好的產品,推動中國供給水平提高。所以我們準備全方位開放物質產品市場,從消費上帶動中國,也從供給水平上提升中國。

另外一個,開放服務業市場。金融、教育、醫療等等全面開放。這次博鰲會議上,菲律賓總統說,你們好像很缺乏幼教老師,我們有12萬英語極好的老師你們要不要?

我們當然要,放開菲傭,標志著中國全方位放開服務業市場。這樣中國既開放了物質市場也開放了服務業市場,讓別人搭便車,對中國來講也是一次巨大的機會。

第二個能給別人搭的便車,是巨大的過剩資本。中國改革開放40年形成了巨大的過剩資本,我們的資本要找出口,中國不單要吸引外資,中國資本還要走出去,加大對外投資,重要做法就是“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涉及三大洲、兩大洋,中國要尋找新的資本出口,那就是“一帶一路”,中國資本走出去,讓別人搭我們的便車。去年11月份,我去天津調研,碰到一個70后的企業老總,他在中國建設電廠的。

現在中國大陸基本沒有市場,因為電廠飽和了,而且我們國家正在搞特高壓輸電站技術的使用,很多電廠被炸掉了,結果想到了“一帶一路”,發現土耳其有個地方要建電廠,他帶著兩個副總直飛伊斯坦布爾。

中國人很能吃苦,非常智慧,電廠建的很好,這個地方的物流都他們控制了,“一帶一路”發展到這個地方,也給中國資本找到了出口。

中國如果堅持這種全方位開放,讓別人搭我們便車,巨大的國內市場,巨大的過剩資本,中國將成為發達國家的運轉平臺,也成為發展中國家的平臺。我們觀察到,發達國家都在搞創意經濟,但最后發現創意經濟只有在中國才能落地,中國是他們發展創意經濟的最好平臺。

蘋果在美國什么都干不成,一到中國深圳,什么都起來了,零部件全解決了,在美國干不成,在中國可以,中國成為發達國家所謂“創意經濟”的平臺。同時中國向發展中國家輸出的基礎設施,輸出的技術,讓發展中國家的自然資源變成經濟資源,可以成為發展中國家的平臺。

所以未來的開放條件,關稅不是主要問題了,可能基礎設施、供應鏈是最主要的,只要有很強的供應鏈就能得以發展,供應鏈可能成為最終話題。而供應鏈背后是基礎設施,所以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實際對供應鏈的形成、發展創造基礎。

所以中國之所以堅持全球化,把人類社會推向第三次全球化,就是全球配置資源,我們叫人類命運共同體,在這個過程中中國得以發展、世界得以發展。所以我們這次打貿易戰不是為了中國的簡單利益,是為了維護整個世界發展方向。

第二個增長點,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實質是推動結構調整,因為原來支持我們發展的產業已經遇到瓶頸了,不可能繼續支持中國發展。過去推動中國發展的有三個產業:傳統制造業、建筑業、房地產產業。

原來的三個產業實際上都很難繼續支持我們發展,所以搞供給側結構改革的目的是尋找新的支撐發展的產業,這是我們的重點,也是我們的機會。

未來支持中國發展的產業可能有三個,我們要大力發展。

第一,戰略性新興產業,未來將支持中國的巨大發展。

這種戰略性新興產業包括八個要點,第一是新能源,第二是新材料,第三是生命工程,第四是信息技術和移動互聯網,第五是節能環保,第六是新能源汽車,第七是人工智能,第八是高端裝備制造。這八個要點我們統稱戰略性新興產業,要大力發展,因為未來它對我們增長將有巨大貢獻。

最近我們做過一個測算,這八個要點一旦發展起來,每年可以給我們提供的GDP總量在50萬億以上。我們要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一方面釋放市場的力量,一方面加大國家的力量,我們要實現市場和政府相結合,首先要充分釋放市場的沖動和力量。

我最近跑了這個產業,我是越跑心情越好,因為中國市場的沖動極強。我在廣州去了一家企業,他告訴我一件事,中國現在最大的污染源是塑料袋、塑料薄膜,他們就想從材料上解決這個問題,要搞一種新材料。

這種材料屬于碳水化合物,用完不用可以集中起來,它和氧氣隔絕24小時就自動變成碳水化合物,這樣可以解決污染問題。但是成本比較高,市場接受有困難,現在要把成本降下來,當成本降到和現在塑料薄膜成本一樣的時候就成為現實了。

另外,加大國產力量對戰略產業發展的推動,比如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已經是我們的重要方向,未來人類社會不僅在生產領域,而且在消費領域都講人工智能。

現在技術上已經沒有問題了,障礙是法律問題,它把小孩打了誰負責任?我估計人工智能在消費生產領域將全面開始,所以要加大對人工智能的投資,而且借助現在的四大民營企業平臺,加大推動。

第一,阿里巴巴,重點智慧城市;第二,騰訊,重點是醫療影像;第三,百度,無人駕駛汽車;第四,科大訊飛,語音人工智能。

所以中國對戰略新興產業定了八個要點,現在既要調動市場力量,也要發揮國家作用,要加大對它的發展。

第二,服務業。

服務業在中國有巨大空間,現在中國接近14億人口,要加大服務業發展,讓服務業帶動增長。美國現在每年新增長的部分服務業貢獻70%以上,我們國家去年服務業推動中國消費的貢獻超過投資貢獻,這是我們第一次出現消費的貢獻超過投資貢獻,背后原因是服務業發展。

服務業分為四大類,消費服務業、商務服務業、生產服務業、精神服務業(文化產業),這四大類服務業在中國要全面推動,大力發展,未來中國服務業可能將不斷有外資介入。

文化產業去年給我們提供GDP總量13萬億,未來有非常大的前景,所以中國將大力發展服務業,服務業一旦搞好,每年提供GDP總量在40萬億以上。

第三,現代制造業。

現代制造業將成為我們的一個重要發展方向。制造業分兩種,一種叫傳統制造業,一種叫現代制造業。怎么劃分?不是誰現代、誰不現代,而是按照他們生產產業來劃分。

生產私人產品的,吃穿用住類都屬于傳統產業,生產公共產品的叫現代制造業,我們國家現在私人產品嚴重過剩,傳統制造業很難繼續推動我們增長,但是中國公共產品嚴重短缺,所以生產公共產品的現代制造業將成為中國制造的發展產業,要大力發展。怎么發展?

現在定了五個重點:

第一,航天器制造與航空器制造。

第二,高鐵裝備制造,我們是世界四大高鐵生產商之一,最近日本跟中國提出來,中日之間要把競爭關系變為協作關系,我們可以聯合起來開發第三方市場。

第三,核電裝備制造,中國已經完成了三代技術或四代技術,而且,我們國家準備把新能源的重點放在核電上。

第四,特高壓輸變電裝備制造,耗電量最低,速度最快,中國準備用它改造中國電網。

第五,現代船舶制造與海洋裝備制造。

中國現代制造業的五個重點一旦啟動起來,將吸納許多產業的生產能力進來。我們研究過中國的現代制造業,未來給我們帶來GDP總量每年最少在35萬億以上。

中國這次如果結構調整能夠完成的話,這三個產業將取代原來的傳統制造業、建筑業和房地產產業,成為支持中國繼續增長的新產業,所以中國目前在做的一件事就是結構調整。

調整結構過程中會給中國帶來新的增長點和發展機遇,所以建議大家要關注這場結構調整。這場結構調整估計持續五到十年時間,基本代表中國的增長,不斷更換新的動力,所以我們叫“新舊動能轉換”。

我估計,中國一旦完成這次調整,中國經濟結構將進入中高端結構,中國可能擺脫現在所謂金融風險的壓力,和中等收入陷阱的壓力,完成進一步增長。所以建議大家要關注這次增長,在這次結構調整中尋找新的定位和新的接入點。

目前討論來看,新的增長點最重要的就是這兩個:一個是全球化和全方位開放,一個是供給側結構性調整。

關于中國宏觀經濟未來的走勢和重點分析,風險在哪里,增長點在哪里,對決策層來講,最關心的就是兩個問題。

最后強調一句,我講的不是結論,是思路和信息的交流,把最新的思路、信息傳遞給你們,你們聽完之后接受是進步,不接受也是進步,引發思考就行了。對你們來講,這種學習關鍵是引發思考,能引發思考我就完成任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