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深圳市新宇機械有限公司官網!

深圳市新宇機械有限公司 深圳市新宇機械有限公司 聯系新宇網站地圖

中國隱形智能防盜鎖第一品牌 | 國家安全部認證鎖具

400-0881-282

400-0881-282

聯系我們

【轉】制造業的前景

文章來源:本站人氣:742發表時間:2018-03-20

中國制造業現已具有一定的國際競爭力,那么未來中國的制造業會有一個怎樣的發展趨勢呢?

  制造業發展現狀

  民幣貶值的同時,美聯儲加息以及新任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后推行以保護美國為核心的新經濟政策。

  種種跡象呈現給我們的是一個不太樂觀的2017年。在諸多因素的影響下,以鋼鐵、磁材、煤炭為代表的中國制造業現狀如何呢?

  過去幾十年,以鋼鐵、磁材、煤炭為主的傳統制造業多年來一直在慢性自殺。就拿鋼鐵和磁材業來說,產能過剩已成為各大企業的心頭痛。由于供大于求,導致企業背負大量債務,部分企業的債務甚至已相當于其全部資產價值。這就迫使中國銀行業監管機構不得不介入。

  據報道,為削減銀行對鋼鐵(及其它)行業的貸款敞口,中國銀監會(CBRC)已計劃鼓勵地方政府為債務負擔最重的鋼企提供援手,參與這些企業與銀行之間的債轉股計劃。

  然而銀行接管的背后,是不良貸款率的急劇上升,這是市場經濟體制下最壞的結果。中小企業產能過剩,加之銀行貸款門檻過高,勢必導致企業資金鏈斷裂,面臨破產威脅。

  為了顧全大局,制造業限產或成為大勢所趨。

  國際市場上,我們應當為歐美對中國制造業市場的反彈做準備: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后,將加強對本國的貿易保護。而歐洲鋼鐵行業一直大力游說,反對在12月根據中國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WTO)的條款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這將加劇海外對中國制造業的抵制。

  中國占全球制造業產出的大半,長期以來貿易順差的局面或將改變。

  制造業發展趨勢

  一、原材料上漲的同時,零售額將在明年延續增幅回落的趨勢

  二、限產或成為制造業大勢所趨

  三、人民幣面臨著貿易順差縮小和資本外流帶來的貶值壓力

  根據以上趨勢,制造業將何去何從呢?

  筆者認為,原材料上漲、企業生產成本增加是不爭的事實,零售額在明年增幅回落,代表需求量仍會上升。不難想象,國家對限產的具體標準必然是優勝劣汰。搞好產業升級及精細化分工,適當地把非優勢項目外包,能幫助企業度過難關。

  對于中大型企業而言,在增長緩慢的年代可以通過資源整合、優化內部管理來渡過。但對于中小微企業,抗風險能力不是特別高的企業,面對這一系列的客觀風險,就很難做出最優的把控,面臨著被洗牌的壓力。

  放開心態、聯合優勢服務企業一起發展或許能成為中小微企業一個不錯的選擇。

  隨著新興服務類工業平臺的起步發展, 新形式制造業運營模式也隨之產生改變。最近幾年比較熱的找鋼網、磁易購,、塑料網等一系列專屬行業的平臺陸續出現,在給予行業更多服務的同時,通過互聯網的方式提高信息快速流動,通過整合資源優勢互補的方式幫助制造業特別中小微企業從艱難的市場環境里更容易尋找優勢資源, 如貨源,客源,技術源,資金源等。

  以磁材行業的磁易購平臺為例,整合了全國磁材生產加工制造行業,針對服務磁材行業的供應鏈上下游,從商流,信息流,資金流等多個方面為中小企業服務,提供技術支持和大數據統計分析、為中小企業提供設備租賃和高端人才輸出。幫助實現企業精簡運營的目的。

  可以看出制造企業優先選擇與行業相關的平臺開展緊密合作,能有效實現循環發展與、助力產業升級。

  2017年會是制造業洗牌的一年、是行業分工深化精細分工的一年,是制造業與工業服務平臺共贏發展的一年。這是對全行業的挑戰,也是能力者的一次機遇。與其聽風聽雨,不如昂首出擊!

  制造業發展面臨挑戰

  這個整體優勢,剛才我們講的,它的配套能力,它的門類比較齊全,一個產品基本上在中國從剛開始一直到成品結束,都可以找協作廠商,這樣的條件目前在東南亞,在南亞這些國家還是不具備的。所以我們制造業出現這些結構性的調整,由于人均收入的提高所造成的產業結構的變化,是很自然的,沒有必要為此感到驚慌,更沒必要對中國制造業前景感到悲觀。這就是我在下面調研企業得到的一個印象,雖然工資在上漲,有很多企業仍然在中國,因為他到別的地方去,找不到這樣齊全的配套能力。

  中國制造業目前面臨的挑戰,我認為不是勞動力成本,我感覺中國制造業現在主要的挑戰是整體水平偏低,特別是在基礎材料,包括電控和液壓電在內的基礎零件部件,以及基礎的加工工藝和國際的一流企業相比,還有比較大的差距。由于這個差距的存在,使得中國制造業產品技術含量偏低,趨同化現象普遍,落后的產能過剩,企業除了價格以外,很少有其他的競爭手段。特別是在研發階段,只能靠價格來進行競爭,使得很多企業處于薄利甚至虧損的經營狀態。中國制造業,我的感覺,目前是已經形成一致的共識,勞動力成本上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的技術水平不能夠適應新的形勢。企業的差異化,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不強,使得制造業企業目前有相當的數量處于經營困難的狀態。

  為了擺脫這個困境,需要按照中央的要求,認真的執行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的三去政策,淘汰落后的技術和產品,淘汰過時的產能,開辟出新的市場空間,能夠為下一階段的發展創造一個比較好的環境。

  三去的任務,中央提出已經很長時間了,我個人的理解,三去就是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應該以市場為導向, 通過市場化的兼并重組,消除老舊的產能,核銷倒閉企業的債務,降低負債率。我們現在看到有一些地區和行業不是去產能,而是采用行政手段限制產量。不是去產能,而是限產,而且由于采用行政的手段進行限制,受到限制的往往不是效率低的企業,一些僵尸企業在優惠政策和資金支持下繼續維持,不僅消耗國家寶貴資源,而且由于僵尸企業的低價銷售,造成行業其他經營企業的困難,破壞了優勝劣汰的市場規則。我們感覺到中央提出的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這個任務是非常及時的,但是在執行中由于過分重視政府手段,忽視市場手段,起到不好的作用,中央的政策不能得到落實。

  在三去的任務完成之后,淘汰了落后產能,留出新的市場空間。下一個課題就是制造業的升級換代了,毫無疑問,升級換代的目標是要靠創新來實現的。但是誰來創新?如何創新?這些問題上我們看到又出現了不同的做法。在工業革命以來重大的技術創新,從蒸汽機,從兩百年前的蒸汽機一直到現在的互聯網,這些技術創新我們看一下歷史,就可以了解,都是民間創造力和市場競爭的產物。也許有人會問,說互聯網難道不是美國軍方資助的發明嗎?不錯,確實是這樣的。這里我們希望從經濟學上區分兩個概念,這兩個概念的區分,對于政府和市場,政府和企業在創新,在制造業升級換代中的定位,是非常重要的。